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淘金汉的Movie Waib

Please Don't Cry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逃离德黑兰》Argo  

2012-11-28 16:40:39|  分类: 且看且评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《逃离德黑兰》Argo - Andrew - Movie Waib

  进入秋季后,整个好莱坞都在谈论一部名叫《逃离德黑兰》的电影,其古怪拧巴的片名“Argo”,让人或以为它是一部梦工厂的怪物动画,或猜测它是和希腊神话有关的二流科幻片。但事实是,这是一部顶着R级番号、将最后一分钟营救演绎到登峰造极,还处心积虑制造连串笑料的神作。更重要的是,在异常待见帅哥跨行导演的好莱坞,这部出自本-阿弗莱克之手的作品,更催促着北美影评人施以咬牙跺脚的赞美。现在,《逃离德黑兰》的本土票房业已破亿,而其成本却仅有4400万——这一双赢局面,让斯皮尔伯格的《林肯》倍感压力,让韦恩斯坦的《乌云背后的幸福线》棋逢对手,令《刺杀本-拉登》的推广难度更巨。无论《逃离德黑兰》能否将冲奥之路撑到最后,它都足以被人狠狠铭记。

披着史实外衣,打着中东外交牌的《逃离德黑兰》,并非卖弄深沉玩酷装淡的奥斯卡候选作,这一点,从其上映到第三周反扑成为北美周末票房冠军的事实就可证明。就连《芝加哥太阳报》的罗杰-艾伯特都举双手肯定了此片的亲民性:“当美国人在机场向伊朗革命军展示《Argo》的故事板时,对方就像从斯皮尔伯格手中接过《外星人ET》海报的孩子。”而《纽约时报》则感慨:“我被这个故事所惊吓,也为它的幽默而大笑。”

《逃离德黑兰》讲述的那个事先张扬的“一拖六”大营救事件,直到1997才被美国前总统比尔-克林顿从绝密档案中撤出。但即便这样,也没几个美国公民对这次解救人质的鬼把戏了如指掌。因此,本-阿弗莱克选择这样一个冷门题材,足以满足本土观众的好奇心。而其另一个卖点是:好莱坞从来都喜欢在自嘲和自恋中寻找所谓艺术的真谛,去年他们集体拥吻了法国人拍马屁的《艺术家》,而今年《逃离德黑兰》同样在拿好莱坞说事——一方面,我们可以看到约翰-古德曼恶狠狠地讽刺“要是他会表演还需要牛头干嘛”,而另一方面,那部名叫《Argo》的虚构电影项目,委实在关键时刻救了六个美国人的性命,不能不说好莱坞之“伟大”。而就本-阿弗莱克的导演功力而言,《逃离德黑兰》拥有了一部优秀好莱坞电影的一切要素:多场景多角度地呈现同一时点的事件进展、严丝合缝的里应外合戏码、精确且张弛有度的群戏表演、以假乱真的70年代风貌重建等等,致使全片一气呵成。而从影片的质感来看,《逃离德黑兰》与1970年的灾难片《国际机场》略有几分相似——相似的不是故事,而是在为未知灾难铺陈细节和为已知灾难救场的过程中,它都做到了令人如坐针毡。

《逃离德黑兰》已然被北美评论界认为是本-阿弗莱克个人创作历史上全面超越《城中大盗》和《失踪的宝贝》的电影,其大“大师”风范让人想起斯皮尔伯格巅峰时期的状态。尽管这种几乎失控的评价略显过誉,但不可否认,他和斯皮尔伯格的最新传记力作《林肯》,在即将拉开帷幕的第85届奥斯卡争夺战中,势必有了平起平坐的叫板优势。

    阿弗莱克早年因《心灵捕手》摘取奥斯卡最佳编剧奖,但在35岁之后,笔力不俗的他,关注的视野也逐渐拓展到了多数导演不敢轻易碰触的领域——社会问题,这是个可怕的字眼,而对一个手上没有多少融资经验的新导演来说,这显然更加可怕。但,阿弗莱克却以《失踪的宝贝》、《城中大盗》以及这部《逃离德黑兰》,给了所有人一连串振聋发聩的诠释:从毒品问题到家庭悲剧、从城市暴力到法制陷阱、从外交机密到人性命题,“阿弗莱克作品”每次出现,都会让当年的好莱坞评论界大为震惊,人们记住了《失踪的宝贝》中那个对白粉的关心远胜过对失踪女儿关心的憔悴母亲、《城中大盗》中那个疯狂失度却以英勇横死催人心疼的犯罪汉子、以及《逃离德黑兰》中两个嘻嘻哈哈却在关键时刻扛得住事的制片人(阿兰-阿金)和化装师(约翰-古德曼)。

     显然,在导演行当出手就艳惊四座的阿弗莱克,到《逃离德黑兰》问世时,多数人早已不再怀疑这部电影是否会砸锅,而是纷纷预计它究竟还能好到什么程度。从《逃离德黑兰》铺天盖地的赞美来看,此片和阿弗莱克前两部作品所积攒的口碑业已没有太大关系——影片无论从叙事铺陈、镜头运用、还是剪辑技巧上看,都比以往更加成熟。最明显的例子,莫过于阿弗莱克扮演的托尼-门德兹:此君虽为男一号,但这个带有强烈个人英雄主义色彩的人物,却被阿弗莱克有意识地弱化了。取而代之的,是各种将营救事件推向悬崖的纠结关系:加拿大大使馆与美国政府的关系、伊朗当局与美国政府的关系、伊朗革命军与伊朗普通民众的关系、卡特总统、副总统和中情局之间的关系(营救计划的制定和临时撤消)、门德兹与顶头上司以及六位人质的关系等等,都被清晰精准地表现出来,使得故事每进行到一个致命关口都让人心跳加速,持续性的紧张感,比《城中大盗》中的斯特哥尔摩综合症脑残女的命运更加让人揪心。而在表现“感谢”这一主题上时,阿弗莱克强调更多的是临危庇护美国人质的加拿大人,而不是那个传奇到让人不可思议的中情局特工托尼-门德兹。 《逃离德黑兰》的核心戏剧冲突,保证了它比《失踪的宝贝》和《城中大盗》更讨普通观众的喜欢,因为其兼容商业卖点的设计和严谨的说史技巧,同时迎合了两派影迷,

    至少,在“真实事件”的前提下去演绎一个看上去不可能发生的故事,是所有人最愿意看到的,也是所有人都最愿意相信和认同的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